风月无边

游子渡,披霞裳,裘覆雪,九月霜?低产户O_o

【雷凯】要抱抱

★人物反性格,反性格,奔坏。

★谨慎阅读

 

 

雷狮深吸一口气推开门,门扇上的猫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。

“雷狮,你回来啦。”他对上女人宝蓝色的眼睛。“是啊。”

他关上门,扶着墙在玄关换鞋,女人的目光盯着他,而他不想抬头去确认。

他继续右鞋踩着左鞋,将鞋子脱下换上拖鞋,踩在地板上发出沉闷声。

“什么事?”紫色的瞳孔闪烁。

站在走廊上的凯莉,手臂张开硬生生挡住了他的步伐。

“抱抱。”

他有些厌恶的看着,没丝毫行动。

“我们说好的每天抱一下。”凯莉委屈撅嘴。

死丫头每天都来这招,真烦。老子为什么要听。

“让开。”

“雷狮,你混蛋。以前你说什么都听我的...

【瑞凯】更进一步

★人设脑洞

★谨慎使用。


凯莉与格瑞已经交往半年。
两个人相处除了平常的拉拉小手,拌拌小嘴,kiss的话一般都是凯莉先开口,就格瑞那个冰山男主动,可真是想多了。
“哈哈哈哈…交往半年只有这种程度吗?魔女你的脑子白长了吗?”雷狮不顾形象的大笑:“如果是本大爷我的的话,半年都可以给你整出打酱油的孩子来,要两个都没问题。你家格瑞不会有问题吧!”

凯莉怒瞪着雷狮炫耀点在哪里啊,你才有问题……面前这个自以为是的笑容真心让人火大。
“雷狮,我是脑子进水才会来问你……真是够了。”

凯莉咬着吸管,大力喝着果汁,转头看向玻璃,望进了一片迷惑的星瞳。

站起身来,凯莉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裙角:“雷狮。”
“……哈?”...

【苍榕】日常早饭

★现代,脑洞开收不住。
★人物性格崩坏啊啊,
★谨慎阅读!


清晨,一缕缕阳光射出地平线,榕桂菲悄然起身到厨房,把米淘洗好,倒入锅里调好时间慢火烧起,从冰箱拿出昨天做的双花包子,放入蒸笼慢火蒸煮。靠坐在方桌旁,摊开最近还没有看完的书。时间流逝,桌子上的布谷鸟闹钟“布谷,布谷,布谷……”叫着,按掉闹钟走向卧室。
床上,小人儿依偎在苍越孤鸣的臂弯下,窗户上泄漏下来的阳光扑朔在他们熟睡的脸颊上,显得光鲜照人。她缓步走近,伸手轻触他的脸颊,轻语“王上”,他一动不动安睡。她轻笑下,把冰冷的右手塞进他衣领里,床上的人一激灵坐了起来。
榕桂菲捂嘴乐呵呵的笑,苍越孤鸣大手一伸把妻子搂入怀中,暖和着微红...

【苍榕】六月雨

★人物性格落差。

★文渣,慎阅。


“这什么鬼天气,真心烦!”    千雪孤鸣抓了抓头,转身抱起桌上一摞厚厚的奏章,向御书房

走去。

“苍狼啊,我又来了。”千雪孤鸣用身撞开大门走了进去“苍狼,这些文件有够累的,看的头

疼,哎……”千雪孤鸣手忙脚乱放的叠放着文件,再看苍狼的桌上已经被文件堆满,有些还散落

在地板上。

他一拍脑袋,望天长叹,“苍狼啊,要我打打下手也可以。”

“王叔,不用了。你有事就去忙吧”苍越孤鸣行云流水的写并未抬头。

“哈哈好吧,那我先走了。你早点休息”千雪孤鸣尴尬的笑笑,把奏章放在角落。

“恩”

「哎,...

他的爱。(雷凯)

★雷凯

★人设性格反差。

★文笔渣。慎阅。


晴朗的天气,阳光灼眼的热,天空像反光的镜子,剔透却望不见底。

雷狮文艺般的喜欢这样的颜色。

“凯莉"

雷狮很喜欢凯莉,也喜欢陪女朋友散步,喜欢听她讲些近期工作上生活上的琐碎事情。啊比如

取笑主管的地中海发型,上头工作的压力,陪安洁莉逛街看见某某帅哥,金和格瑞的两发小故事,紫堂幻………

雷狮也会用无奈语调说:“凯莉,女孩子这么罗嗦八卦会嫁不出去的!”

“本小姐人见人爱,追求者可是排一大街呢,雷狮不会吃醋了吧”凯莉欢喜的眨眨小眼睛。

自恋的凯莉着实让他无奈。但看见可爱的少女买萌,雷狮嘴角更加上...

【雷凯】雨天

  • 雨消除了夏天的炎热,雨声滴答,滴答溅落在地面上。
    凯莉依靠在墙上,望着外面的雨,一言不发。
    “喂,魔女都不会感冒?”
    冰冷的话语惊扰了凯莉,转头看见一对紫色媚瞳,思绪又再次心不在焉。
    “思春吗?星月魔女”
    雨水滴答滴答作响。
    “靠,你给老子应一声 。哑了?“
    “喂,你不能好好地叫我名字吗?对待女孩子要温柔,雷狮海盗”她不满地叫道。
    “啧啧,凯莉  魔-女”少年狡诈地回答到。 
    凯莉扭头不看他。
    “喂,你还要待到什么时候?。”

  • “滚开,要你管,略”凯莉无聊的扮个鬼脸,吐吐小舌头。

  • “喂,你有带伞吗?“
    “没有。”
    他不怀好意地轻笑着,恶劣的嘴脸看着她。
    “和你这个海盗...

【雷凯】英雄救美☽

夜晚小巷都是危险的,鱼龙混杂的小混混。

凯莉,星月魔女也敢打坏主意,

几个流氓将她堵在路边,伸手去拉她的头发

“看看这下遇到好货色了!” 

“TM的,你快点,老子都半天了!”

凯莉冷眼看着他们,刚刚准备动手。

突然一记重锤,将那流氓轰倒在地。

黑夜中一抹帝王的低气压,头巾在风中舞动,紫眸死盯着猎物。

“哟!好久不见呢!魔女”

“切,疯子”

趴在地上的流氓看见来人,惊恐的大气都不敢出一下:
  
  “海盗团,雷狮!”

雷狮的视线一直盯着凯莉,但眼底的杀意如黑夜的野兽般:
  

“也不看是谁的女人,也敢给本大爷乱动,勇气可嘉了!”

“雷狮大爷,我们哪知道那是您的女人啊,要是...

【苍榕】伴心

初夏,陽光明媚而炎熱,一道身影漫步在庭院中,打理着藥草,偶爾有微風吹拂,悄悄帶走一些熱意,飄來一陣陣淡淡的清香。

一道陰影出現,不禁擡頭看著身邊的人,對方那雙寬厚溫熱的手,一隻握著傘柄,一隻扶攬著自己。

四目相對,她嘴角揚起,一抹淡淡的微笑。

廣興,因為他,一直在身邊陪着她。

突地,他停下腳步,她轉身疑惑不解的望着他,

“怎麼了?王上”

  他微笑着,眼裏滿滿地都是她小小的身影

“出宮時,賣了你愛吃的芸豆糕,陪孤王一起可好?”

“嗯”

瞬間她的眉眼微微瞇起,讓人覺得可愛。

 男人看見妻子那饞貓般的可愛樣,不同餘往日的英氣,讓他笑容更深,眼裡的柔和更加深沉...

【雷凯】吃醋??

情侣小剧场,甜。


凯莉很喜欢吃甜食,特别是棒棒糖,爱不释手仿佛是她的情人。

每次凯莉吃棒棒糖时粉嫩的小舌轻舔糖衣,目不转睛的看着男朋友,男朋友雷狮表示自己受到十万点的冲击。

于是有一天,他故意在她的甜品上加了芥末。
“啊,好辣。好辣,给我水…”凯莉辣得直掉眼泪。
“没有水,只能这样了”,凯莉来不及回答就被雷狮往嘴里塞了一颗糖,嘴唇也被自家男朋友的唇给覆上。
“这样就不辣哦。”


【雷凯】打赌

“愿赌服输 ”

“切,无聊的魔女”

“哈哈哈。。。雷狮。。。”

看着穿着制服裙的雷狮,凯莉没心没肺的大笑。

“吵死了。” 

凯莉踮起脚尖,伸手摸了摸雷狮的头。

 ”恩,你是我的····“ 话还没有说完。 

“节操已经掉完,不如这样吧。” 

雷狮黑着脸看着少女,顺势吻了下去。

“魔女,现在你是我的。”

【苍榕】春-温

初春的阳光柔而含蓄,暖洋洋的阳光,透过窗户照射在书桌上。一摞摞高高的文书整齐地叠放在楠木桌上,空气中弥漫着淳香。
伴随着一声声沉稳的脚步声,苍越孤鸣的身影出现在书房中。干干净净的书房,仿若又回到以前 。
“王上……”嫣然一笑。
初识,一双明眸善睐的眼睛,坚强而单薄,惹人怜惜。
迎亲那一天,流光溢彩的嫁衣,让人失魂。他轻轻抱住她,纤细的小手紧张地抓住他的衣角,从心底漾着一抹微笑。 

婚后,清晨她会在他起床时,替他捏捏衣角。晌午她会在他回来前备一桌饭菜,因为他喜欢。夜晚她会在他累的时候硬撑不睡,只为能陪伴着他。她只为了他,自己累到也只是微微一笑。 

后来,她走的时候,她还...

【苍榕】春-玉兰

雨打在花瓣上,滴落在油纸伞上,落入沉寂的心湖。

王宫的花园中,初春的玉兰开的很好,不显山不露水,香气淡雅,清爽圣洁。

榕桂菲的房子旁栽有一株白玉兰,初春的时候,那是王宫开最好的。 朵朵玉兰白得胜过皑皑白雪,不食人间烟火,出尘脱凡。

第一年初春,苍越孤鸣,不顾众议,迎娶夜族遗孤,夜鹰之女任波罕·榕烨。

第二年初春,持子之手,与子共赏。

第三年初春,雨中,一座冰冷的石碑,冰冷的文字,孤独的身影。

那年,叛变,阴谋,刺杀,榕桂菲沉睡于苍越孤鸣的怀中。

多年过去,兰花依旧,故人不在。


【苍榕】甜

王宫花园中,风静静吹,出现一对相互依偎的身影。

“王上,你在想什么?”无声,榕桂菲无奈的叹口气 。

几分钟后。

“菲,你…” 
“怎样?”榕桂菲茫然望向苍越孤鸣。

“你…愿意和我永远在一起吗?”榕桂菲呆在原地。
“奴家,可是…唔…”温热的触感席卷而来。

【谢谢你,菲。酒味…很甜…】

无爱(虐)


他微笑着说谢谢你喜欢我。 
轻轻吻上她的额头,‘我喜欢你,榕姑娘。’

单单是喜欢,尔非爱!
少女闭上眼睛前的一刻看见的是蓝宝石的青光
那是苍顶上的晨星

深邃、温柔。

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

风月无边,思念的味道。

©风月无边 | Powered by LOFTER